网红推荐粉丝埋单的消费趋势愈发明显 你被“种草”了吗?

 

“95后”成长于社交媒体高度发达的环境中,分享意愿较高,具有很强的品牌传播力和“种草”能力。

“种草”,就是把一种物品推荐给另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喜欢这种物品的过程。“种草消费”作为一种新的消费业态,对于提高消费者的决策效率、提供更多科学合理的选择提供了便利,但“种草”也面临着被玩坏的风险。“网红”推荐低劣产品甚至是“三无产品”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消费者“拔草”时,还要保持理性消费,避免“掉坑”—

随着“6·18”的来临,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加上各种优惠,相信很多人已经开始往购物车里添加商品了。对于定位相似、价位也大致相同的产品,到底该选择哪个品牌呢?靠经验?靠广告?还是靠口碑?现在有一个新途径,就是靠“种草”。

什幺是“种草”

“种草”可不是拿起锄头,栽花栽草,此“草”非彼“草”。所谓的“种草”是网络流行词,简单来讲,就是把一种物品推荐给另一个人,让另一个人喜欢这种物品的过程。

近段时间,卖口红的“网红”博主李佳琦就依靠“种草”火了起来,通过直播方式进行口红试色,一句“Oh My God”,惹得众人纷纷剁手,其推荐的一些色号甚至卖断货。作为淘宝直播的美妆带货达人,李佳琦在入驻抖音仅两个月的时间里,火速吸粉1400万,并给自己的淘宝直播带粉100多万。

这便是“种草”。“草”本身就有普遍、遍布的意思,而且极易生长,在“网红”“达人”的推荐下,相关商品可以直达粉丝,更深入地挖掘消费潜力。

《2019年中国消费趋势报告》提炼出10大消费趋势,“种草消费”便是其中之一。在生活中,看到“网红”推荐的口红不错,就想着去买;朋友圈里朋友或是微商身上穿的衣服好看,赶紧要来产品链接;看到直播平台的广告,按捺不住又下单……可以说,“种草”与“拔草”已经成为一种火热的消费现象,渗透进生活的各个场景。

中国传媒大学传媒艺术学教师刘俊博士说,“种草消费”属于推荐性消费,其实并非新现象,只是在新媒体传播的当下,我们对这种现象有了新的命名和认识。

据上述报告介绍,“种草”最早流行于各类大小美妆论坛与社区,多是各方面达人的自发推荐。在移动互联网的带动下,“种草”广泛发展到社交媒体上。“种草”的形式也颇为丰富,从图文、直播到短视频,甚至很多电商平台也开设“种草”入口,打开主流电商购物APP首页,就会发现除了商城、购物车,还有平台专门给用户腾出来的“草地”。“种草”行为也由自发推荐转变成商业行为,企业利用粉丝效应,对其产品进行推广宣传。

为何能风靡

七连板!新妖王科隆股份遭董高监集体减持

要说A股最新的“大妖王”,非科隆股份莫属了。截至昨日,科隆股份已经将7连板收入囊中;而与此同时,上证指数却已经跌破2900点。科隆股份的独步江湖,除了基本面上的利好消息刺激外,游资是其背后主要推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该企业正有一大波董高监减持在路上。

科隆股份昨日再涨停

昨日,科隆股份再次将涨停板收入囊中。尽管该股票盘中有多次开板情况,但最终主力买盘仍成为大赢家,全天收涨10.02%,报18.88元/股,全天换手率高达27.93%,成交金额有6.84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A股近期出现了大幅下调,上证指数昨日更是跌破了2900点。但科隆股份自4月25日起截至昨日,已收获连续7个涨停,累计涨幅达95.04%。

“8块多入,今天出,130%左右的收益,实在拿不住了,祝大家好运!”有股民在昨日收盘后在股吧里面感叹,因为近期的走势太“妖”,感觉离收割不远了。但也有股民认为“明天会继续封板,将带动高送转概念起飞。”显然,面对科隆股份的横行,股民们的情绪已经走向分化。

游资大佬疯狂出没

科隆股份俨然已成为短线市场的明星品种。到底是什幺原因助推了它的这波疯狂呢?

4月24日晚间,正值科隆股份股价起飞的前一个晚上,其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从数据上来看,科隆股份的业绩并不亮眼。公司2018年全年的净利润亏损约1亿元,同比下滑540.49%;2019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虽然增长了266.31%,达801.76万元,但扣非后,净利润增长仅为4.82%。

真正对股价起到刺激作用的,可能还是同一晚上公布的利润分配方案: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5股。该方案目前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尚待股东大会批准。

高送转的刺激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游资的“添柴烧火”。根据科隆股份连日来的龙虎榜数据,其中多家知名游资反复出没。昨日,科隆股份主力资金净流出2336万,买一席位是顶级游资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买二为知名游资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杭州飞云江路证券营业部;卖一席位则又是浙江知名游资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卖四则为顶级游资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彩虹北路证券营业部,即网称“章盟主”的老牌游资大鳄。

回顾其此前的表现,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都反复频繁买进卖出,可见游资大佬们的疯狂。

大批董高监正在减持

科隆股份连日来的异动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昨日,深交所在盘前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基本面是否发生重大变化、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信息,以及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等。

昔日上市公司重磅旧事全览(3.29)

  老钱庄股票3月29日讯,昔日有哪些上市公司发布严重旧事呢?以下,小编将为大家清点下昔日上市公司重磅旧事名单,供投资者参考。

  吴晓波回应全通教育收买:我在做一件冒险的事

  订阅用户超越400万的“吴晓波频道”借全通教育(维权)闯关A股一事仍在发酵。

  3月28日,买卖方配角之一、“最赚钱的财经作家”吴晓波,一身咖啡色西装现身旗下杭州巴九灵文明创意股份无限公司举行的“全球企投家峰会”。

  会上,吴晓波提到了该收买的停顿和细节,“前两天(我)刚从深圳回来,由于我本人的一个买卖,去到证监会,到深交所做一些公司的阐明。”

  吴晓波坦言,该买卖遭到市场热议,“接受了宏大的压力”,但是,“作为一个文创公司的董事长,在做一个跟投资相关的冒险的事,在内心深处是挺宁静的。”

  “我在做一件冒险的事”

  “上个礼拜做的决议,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吴晓波在会上说,“目前该买卖还没有失掉证监会的同意,还需求大约半年的工夫……”。

  就在3月17日晚间,全通教育(300359.SZ)一纸公告引发资本市场热议,其谋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置杭州巴九灵96%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但是未披露收买价钱。

  而注册资本7500万的杭州巴九灵,实控人正是吴晓波。该公司旗下共有九个微信公号,包括“吴晓波频道”、“企投家并购”、“大头企投会”等。

  “我们的对标公司(全通教育)是已经股价涨到400多元,如今股价7元的公司”,吴坦言,“我们都接受了宏大的压力”。

  不过,吴晓波也在会上提到,“作为一个文创公司的董事长,在做一个跟投资相关的冒险的事,但是我在内心深处是挺宁静的。”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小小的关于企投的实验”,“把一个实体的文明公司投到非感性的昌盛的中国资本市场中”。

  吴晓波表示,“大约会在半年当前分享这个案例,为什么在这个工夫点,选择这样的一家教育标的做这样的事情,风险的边界在什么中央,我们有没有能够把控,这个并购我们希望到达怎样的目的。”

  会后,吴晓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回应,“很多人以为巴九灵是一家自媒体公司,其实我们70%以上的支出,是来自教育培训,比方相似企投会这样的项目”。

  地下材料显示,企投会是吴晓波创始的一个面向企投家的“交互式学习”社群。

  从微信公号“吴晓波频道”进入,子栏目中就有企投会的设置,最新一期的开学日期是2019年6月26日至28日。企投会入会费用为89800元/年,5期会员的定金是9800元。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买卖人士处得悉,全通教育最快能够会在本周日(3月31日)晚间披露买卖预案。

  此前地下信息显示,2017年1月,“吴晓波频道”的主体公司上海巴九灵文明传达无限公司(其独一股东杭州巴九灵)完成由挚信领投、浙商创投、头头是道和普华资本参与的1.6亿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20亿元。

  一位熟习杭州巴九灵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泄漏,“要上市的事,不断有听说,公司还有专门担任上市的部门,梳理成立以来的业务往来”。

  股王能重现风景吗?

  而该买卖的另一个配角全通教育,曾是A股市场昔日的“股王”。

  2014年1月,打着“在线教育第一股”名头的全通教育登陆创业板,2015年5月,全通教育股价一度冲至467.57元/股,超越彼时的贵州茅台(行情 研报),成为沪深两市“股王”,市值打破535亿元。

  但是,目前,全通教育股价已跌至7元左近,市值仅为45.7亿元,逾400亿元的纸上财富灰飞烟灭。

  在过来的三年多工夫内,全通教育进入疯狂“买买买”形式。

  光是2015年,全通教育先后收买了河北皇典、湖北音信、广西慧谷、杭州思讯、上海闻曦、继教网技术、西安习悦、介诚教育8家公司全部或局部股权,总本钱约14亿元。

  不过,接连的收买举措,并没有给全通教育带来明显的业绩提升。

  2012年-2014年,全通教育净利润在4000万-4500万之间。2015年频繁收买之后,其2015年当年完成净利润9360万元,2016年净利润1.03亿元,不过2017年净利润仅为6629万元。

  构成鲜明比照的是,2018年三季报显示,全通教育积聚商誉13.93亿元,占总资产的51.27%。

  2018年,其业绩表现也不如人意。

  全通教育此前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估计完成营收8.33亿元,同比下滑19.17%;净利润-6.21亿元,同比下滑1037.51%。

  构成鲜明比照的是,全通教育高管上市以来的一路减持。

  自2015年6月起,全通股份的一众股东、高管共减持套现30亿元。即便在股价的低位,全通教育实控人陈炽昌仍在减持,2018年11月,陈炽昌以5.97元/股的价钱转让全通5.18%的股份,再次套现1.96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通教育预备收买估值20亿元的杭州巴九灵,能否给其业绩和股价提振决心呢?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黄金期货证券配资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获批 2019人工智能概念股龙头一览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