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响水化工园: “闭园”细则未定 部分企业分流员工

 

本报记者朱艺艺王英旭江苏盐城报道

导读

目前响水化工园的闭园细则仍未确定,部分企业已经启动员工分流措施。

4月9日,一场大雨降临了苏北的盐城响水化工园,几乎无人的园区冷清萧瑟。

就在清明节前夕,盐城宣布将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令其陷入“闭园”漩涡。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响水化工园的不少工厂铁将军把门,也有工厂牌匾已经掉落,看不出名字,均处于停产状态。

相比员工对工作和生活不定的担忧,联化科技(002250)子公司江苏联化科技和联化科技、江苏天源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控大和实业有限公司、响水华亨生物化工有限公司等园区内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则对闭园一事不置可否,其说法是,“我们也在等政府的统一答复”,抑或“等官方消息”。

4月9日,响水县政府相关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仍在等待盐城市的上级通知。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响水县陈家港镇为数不多的酒店,基本上都被协调园区后续事项的工作人员订满。

此外,4月8日,江苏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讨论《江苏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方案》。会议提到,对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的企业、园区必须关闭,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园区必须关停,对符合安全生产、环保标准的企业要支持技术改造、支持配套产业、支持完善产业链等说法,则给响水化工园区“闭园”留下了想象空间。

而在资本市场上,此间因“闭园”风波而风起云涌的化工股,4月9日暂时偃旗息鼓,市场资金仍在等待着化工园区后续的整顿措施。

“闭园”细则未定

“现在厂区进出都需要通行证,坐统一的厂车,基本上只有负责打扫卫生的人会偶尔出入。”4月9日,江苏华控大和实业一位十年以上工龄的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该厂是响水化工园的一家配套企业,主要生产烧碱、氯气和氢,有二百多位员工。

其对于园区关闭的消息表示担忧,“我们也是网上看到的消息,现在没有任何通知,最希望的是尽快拿到拖欠工资。”

该厂另一位员工透露,“4月3日上级在微信群通知我们放假,然后就是一直等消息。”其表示,“不少外地工人已经回家,本地的也是干等着。”

而大和实业人事部经理则对园区关闭一事未置可否,“领导层肯定在开会讨论”。

化工园区另外一家企业——盐城南方化工的员工,则接到了“先放假三个月,后续等通知”的消息。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园区内另一家重点企业联化科技,已经开始入场清理公司内部。

4月9日,联化科技的一位员工对记者表示,“我们没接到园区和联化科技的相关通知”,不过其透露,公司已经有一部分员工分流到其他子公司,“化验室有部分人去了联化科技在山东德州的公司”。

联化科技的另一位员工则提到,“如果公司整治达标的话,还是希望能留在里面”,她最担心的是,“如果园区真的全面关停,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要怎幺安排,如果去外地工作,老人孩子也不放心”。

针对化工园员工担忧的工作问题,一份网传文件显示,响水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在4月10日组织首场招聘会,参会的有德龙镍业有限公司、江苏京环隆亨纸业、矩成新能源等。

4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响水县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证实了这一消息。其工作人员还表示,“这只是首场招聘会,目前有十几家企业报名,预计有4000个左右工作岗位。”

企业静待配套方案

尽管闭园细则未定,但目前的停产状态以及闭园风险,已经让园区内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提前预判可能的影响以及准备应对措施。

4月9日,江苏吴中(600200)证券事务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没有接到闭园的正式通知,我们也在等待政府的配套方案,比如关于企业赔偿,关于员工处置的细则”。

“我们目前只有响水的工厂,如果真的彻底关闭,就要重新选址建厂,到时候会涉及一系列讨论决策。”上述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

在此之前,4月7日晚,江苏吴中公告称,如关闭园区,可能会出现对收购响水恒利达100%股权所形成商誉进行大额计提;如全额计提,将会导致公司2018年业绩出现亏损。

江苏吴中在2016年花费6亿元收购主营有机颜料、分散染料的响水恒利达100%股权,到了2017年,响水恒利达2017年营收6.5亿元,占上市公司同期营收的21.98%;归母净利润8381万元,占上市公司同期归母净利润的62.97%。

此外,在响水化工园布局农药、染料等产品的江苏联化和盐城联化,均为联化科技重要子公司,联化科技也在7日晚间公告表态,“尚未收到政府相关文件”。

其同时强调,“如响水化工园区彻底关闭,将根据本站报道记者。

事实上,闭园传闻传出后,4月8日化工股就已掀起集体涨停潮。

据中信建投化工团队统计,响水化工园区企业约有70家左右,涵盖染料、农药、医药及医药中间体、基础化工原料等行业,其中染料及中间体企业17家、农药及农药中间体14家、医药及医药中间体13家、颜料及颜料中间体5家、阻燃剂及中间体企业2家。

华创证券分析团队认为,关停响水化工园区影响主要局限在染料行业,而江苏省的“方案”影响更大。根据“方案”征求意见稿,明确到2020年底,江苏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或减少到2000家;到2022年,江苏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不超过1000家,也就是说,江苏三年内将关闭60%化工园区。

“行业将不可避免迎来大洗牌,短期内企业或将面临原材料短缺涨价的局面,市场剧烈波动或难以避免。在这个过程中,一体化水平较高的龙头化工企业有望长期受益。”华创证券分析指出。

申万宏源化工分析师宋涛则提到,对于江苏省园区整治,看好未来农药行业的集中度加速提升,关注扬农化工(600486)、利尔化学(002258)、百傲化学、海利尔等公司,以及万华化学(600309)、华鲁恒升(600426)等园区一体化优势龙头,以及浙江龙盛(600352)、巨化股份(600160)等产业链一体化龙头。

不过,对于产业链的影响,或仍取决于事件的后续处置情况,例如闭园细则,以及江苏省对化工园区的整治方案。本报将持续关注后续的进展。

金桥大通股票配资交行连平:建议推动银行以子公司形式进入证券业

【财联社】“目前改革开放的力度非常大,政策推动意愿也非常明显和强烈,我觉得应该推出实质性的政策来推动银行进入证券业,从而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优化金融结构,”4月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2019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上表示。

连平认为,目前整个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信托、保险等行业的发展与银行业的发展差距非常大,“尤其是证券行业,非常不如人意,证券业 房抵配资是什么意思 公司总资产加在一起不到银行业总资产的零头,净资产也只有十分之一。”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末国内131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6.26万亿元,净资产为1.89万亿元;同时据银保监会发布的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全国银行业总资产为268.24万亿元,净资产为21.66亿元。

“出现这种状况,我觉得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来说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的问题是政策问题,”连平认为,由于存在政策的障碍,银行资源进入证券业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这个障碍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中间规定银行不能投资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企业。”

不过,连平称这并非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政策问题,政策想不想让它这样做,“我们在讨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觉得还是要解放思想,不应该有任何的禁忌。”连平表示,如此重要的问题,关系到直接融资未来的发展,关系到银行体系未来如何能够更好地优化,同时也是解决现存的许多问题比如杠杆、债务等的关键。

事实上,目前除了证券业外,银行业投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行业不少,如基金、保险、信托、租赁、理财子公司等。“唯独不能投资或者参股证券公司,在境外业都可以,许多大中型银行在境外都有投行,境内却没有,这就形成了一个障碍,”连平表示。

“如果说银行业5%的资本能够投入证券行业,投入到直接融资领域中,证券公司的净资产至少增加50%,”连平认为,同时还有助于银行众多客户中的大量优质客户能够进入上市序列中间,网络的资源则能够更好地为证券业加以运用。

连平表示,过去大家都担心风险和垄断,以至于长期以来这个问题没有得到突破,“这些担忧我认为都没有必要,从今天发展的情况和国际经验来看,无论是欧洲、美国、英国,各种不同的金融体系之下,商业银行以子公司的形式进入证券行业,对于证券行业的发展会有积极的推动会非常有利;反之对银行业也会非常有利,规模经济效益进一步拓展后,有助于金融体系内部的循环。”

而早在2018年年中,央行原行长戴相龙就曾提出过这个问题,“我们国家金融资本90%集中在银行,证券、保险很少,”不过戴相龙建议有所不同,“建议由几家证券公司合资组建一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投资银行。”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提出,合理调整国有金融资本在银行、保险、证券等行业的比重,提高资本配置效率。不过,截至目前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具体公司层面,未有相关进展。

下跌通道中的短线买卖点

下跌通道中的短线买卖点

在下跌行情中,将股价顺次呈现的两个波谷相衔接就可以构成一个下跌趋向线,但是假如将反弹的最低价也就是波峰相衔接,也可以失掉一条直线,这两条直线构成一个下跌通道。股价从下跌通道的高位下落到下边界时,便发生了一个短期买入点。当股价在下跌趋向线开端向上运转到达下跌通道的上边界时,就发生了一个短期卖出点。

如图4.30所示为老白干酒日K线图。股价在没有打破下跌通道之前,短线买卖者也有获利的时机。只需股价触及通道的下边界就可以买入股票,当股票运转到上边界时就获利出场。

图4.30 老白干酒日k线图

相关热词搜索:响水园区

甘肃股票配资惠州配资公司期货配资时能通过交易量找出问题吗?

多面解读《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