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铁科技:获杭州市财开投资集团举牌 持股达到10%

 

本站讯 4月11日消息,华铁科技(603300)公告,财开集团于2019年3月18日至4月11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2423.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9%;本次权益变动后财开集团持有10%公司股份。财开集团本次增持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计划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华铁科技 占公司总股本0-5%的股票。

责任编辑:史考

重庆多景点引万千游客“打卡” 旅游业晋升品德添能源

重庆多景点引来万千游客“打卡”

旅游业提升品质添动力(人民眼·文化旅游深度融合)

立体的环绕阶梯,溢彩的镜面屋顶,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扑面而来。

这是今年1月落地重庆的钟书阁书店。因设计仿照山城地势,书店开业仅半月,客流量便突破20万人次,一到周末往往就排长队。

像钟书阁这样的走红景点,正在重庆旅游市场绽放异彩:洪崖洞,依山而建的川渝民居,夜晚在灯光的映照下如梦如幻;李子坝,轻轨从大楼底部穿过,如同科幻电影中的奇妙穿越;长江索道,连接渝中半岛与“重庆外滩”南滨路,演绎江上“凌波微步”……

山水之城独特的地形地貌,加之麻辣鲜香的美食诱惑,在网络人气助推下,诸多景点带动重庆旅游热。2019年春节黄金周,全市接待境内外游客4700多万人次。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重庆人除了满心欢喜,更有冷思考:如何避免昙花一现,让热门景点可持续?

“打卡”之地

客流猛涨,自媒体刷屏,“有些线路不包含这些景点,游客就会问,怎么不带我们去看洪崖洞、轻轨穿楼?”

重庆眼下哪些景点最火?“洪崖洞、李子坝轻轨穿楼。”已有4年带团经验的导游赵维立快言快语,“有些线路不包含这些景点,游客就会问,怎么不带我们去看洪崖洞、轻轨穿楼?”

“2016年接待游客1万多人次,2018年达到4万人次,确实沾了网络效应的光。”重庆如臆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地联部经理彭兴敏介绍,旺季一天要接待10多个旅行团,甚至凌晨1点还有游客电话咨询“网红”旅游线路。

一手打造洪崖洞景点的何永智,被网友称为“洞主”,回想洪崖洞的爆红,她至今都有些惊讶。

自2006年开放,洪崖洞前10年基本处于亏本状态,为了维持运转,何永智甚至不得不卖掉近四成商铺的产权。从2017年开始,洪崖洞突然火了!何永智回忆,上万游客涌入拍照、拍视频,一旁的千厮门大桥被迫限流,景区门口的沧白路、滨江路都被人流堵塞,“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

从“黯然消退”到“再立潮头”,重庆市索道客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孔德兰见证了13年来长江索道的转变。始建于1987年的长江索道,曾是重庆沿江两岸居民出行的重要工具,有着“万里长江第一条空中走廊”和“山城空中公共汽车”之称。随着城市交通发展,长江索道逐渐退出舞台,年均客流量只有60万人次,年亏损1000多万元。转型旅游之后,2015年长江索道观光客达224万人次。目前,长江索道每年接待游客达400万人次,客流量在全市收费景点中排名第一,单日最高峰逾2万人次。

轨道交通李子坝站站长朱然调入站点没几天,就见识了一场客流大高峰。2018年10月3日,李子坝站单日游客量达到5万多人次,创下该站最高纪录。尽管曾在轨道中心枢纽站工作过,朱然还是被吓了一跳。2018年,李子坝站日均客流量逾1.9万人次。“对于一个并非中转站和交通枢纽的常规站点,这样的客流量非常大。”

鹅岭二厂文创公园,是由闲置的重庆印制二厂老厂房改造而来,因为多部电影在此取景,已然成为新晋“网红”。“开园一年,日均人流量1.2万人次,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厂长”周迓昕告诉记者,打造鹅岭二厂文创公园的初衷,是在城区为文艺青年找一片独特的体验之地,不承想成了游客的“打卡”胜地。

魁星楼天桥、磁器口古镇、枇杷园火锅、黄桷湾立交……这些以前并不算火爆的地方,也在网络人气助推下迅速走红,成为众多网友来重庆必到的“打卡”之地。

激活之因

独特的地形地貌,特别的游览体验,不断完善的旅游配套设施,叠加催生“化学效应”,爆红并非偶然

重庆的这些景点怎么就爆红了呢?

“在别的地方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观,很神奇。”“感觉就是不一样,很奇特。”这样的评价,在一些自媒体上持续刷屏。

“洪崖洞的白天和夜晚,景色完全不同。”见到刘洪时,他正在跟同事“讲解”。来自贵州的他,已经是第四次到重庆了,每次都要来洪崖洞看看。

“独特”“不可复制”,采访中这两个词屡被提及。

在土生土长的重庆人何永智眼里,重庆山多水多,洪崖洞一面靠山,一面临江,巴渝特色的吊脚楼随坡就势而建,对面江北嘴高楼林立,旁边千厮门大桥横跨两岸,“吊脚楼、大江、大桥、灯光,这些要素组成的构图,不可复制。”

何永智强调的不可复制性,在赵维立口中变成了“独树一帜”:很多游客以前印象中的重庆,就是山城、火锅、“棒棒军”(街头临时搬运工),但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看重庆,却是传统与现代齐头并进,加上独特的地形地貌、山水景观,显得很新奇,不止在全国,在全世界也不多见。

李子坝轻轨站的走红,更让人意想不到。北京游客卢艳认为,轻轨穿楼,从字面上来看就很特别,不仅反映出重庆独特的地形地貌,也折射出重庆人的敢想敢做。

在重庆师范大学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看来,作为一座江山之城,重庆具有“网红”的因子,以前它的特殊性未被外界充分认知,只是现在被激活了。

而将这些因子激活的正是社交媒体。“这些走红景点并不是传统的景点,它们更多的是一些生活场景,比如索道和轻轨。在社交媒体上,它们恰好实现了生活性和体验性的结合,这容易在年轻人中形成自传播。”罗兹柏的观点与一组数据吻合:根据一家机构对来渝游客的大数据“画像”,“80后”“90后”成为来渝“打卡”主力,占到来渝游客总数的65.69%。

快速走红的背后,也有一些景点的自身努力——一项项革新措施,慢慢“煲”出了重庆味道。孔德兰认为,走红景点很多是“现象级”。经历过转型阵痛的长江索道,能产生如今的“化学效应”,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并不仅仅是“发几个网络小视频”那么简单。

“景点爆红并不是偶然。”渝中区文化和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李霞认为,这主要得益于独特的地形地貌,特别的游览体验,不断完善的旅游配套设施。

成名之困

游客爆棚,让人有点措手不及,旅游业问题随之出现

2018年5月1日,何永智一早准备到洪崖洞的办公室上班,但她很快发现自己根本到达不了。从工作人员发来的照片里,她看到人流挤满了消防通道,景区电梯被挤得丧失了运载能力,游客只能步行爬楼。这个见惯了商场大风大浪的女强人,突然感到紧张:万一发生踩踏怎么办?

同样紧张的还有政府部门。2018年“十一”黄金周,洪崖洞游客暴增,交通成了最大的问题。交通管理部门人手不够,渝中区政府便抽调其他部门的人上街增援,疏导交通。时任区文化旅游委副主任郭玉林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心有余悸,“10月3日那天,景区爆满,数以万计的游客挤在洪崖洞旁的千厮门大桥和沧白路上,不仅造成交通瘫痪,而且潜藏着较大的安全隐患。”

一些市民的正常通勤也受到影响。居住在洪崖洞附近的韩佳乐,过千厮门大桥到江北嘴上班,正常情况下仅需15分钟车程,遇到游客上桥引发堵车,一个多小时也到不了单位。

山城地形地貌复杂,缺乏必要的路标指引,让很多游客的“打卡”之旅变得困难重重。来自上海的“80后”游客小静和同伴就曾为找一个轨道出入口在原地兜转:“导航明明显示只有50米,可就是找不到,后来才知道,要先上台阶再左转。加上轨道标识并不显眼,不是本地人很难找到。”

在赵维立看来,尽管“网红”效应带火了旅游市场,但随着问题相继涌现,作为本地人的他有时也会感到有些丢人。“比如索道门口的票贩子,明明购票很方便,但他们在门口误导游客甚至宰客,影响了重庆的形象。”

“网红”效应催生的城市民宿业态,也时常令当地居民和管理部门措手不及。曾有媒体报道,重庆某小区内冒出300多家非法民宿,严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最终被全面关停整治。

“因为喜欢在重庆拍摄的一部电影,这里有我想找的那种感觉,所以就来了。”海南游客曾静这样描述鹅岭二厂文创公园带给自己的感受。可这种感觉正被喧嚣慢慢吞噬。打造二厂文创公园时,为体现先锋潮流,大到园区规划,小到一根钢结构柱子,专业设计团队都绞尽脑汁。“每处细节都集合了功能、审美等因素。”然而让周迓昕沮丧的是,这些饱含设计师心血的设计,在很多游客眼中,只不过是为显示自己“到此一游”的拍照道具。

还有一些商家,为避免被游客过多打扰,正制造出一些“阻隔感”。“园区有一家不错的器物店,为了防止游客涌入造成器物破碎损失,店主索性长期挂着门帘。”周迓昕说。

行走在园区内,记者也发现,一些特色餐饮和茶品店在门口挂出了“谢绝拍照”的提示,一家茶室门口摆放的“请品茶再参观”的提示牌十分醒目。

管理之变

怎样给游客留下好的体验?从打造观景平台到上线智能分流系统,政府、景点管理者用力答好考题

“洪崖洞仅仅是晚上的洪崖洞”“拍照的多过看书的”“排队两小时,体验5分钟”……自媒体刷屏在带来游客大军的同时,也在网上留下了毁誉参半的评价。

游客来了,怎样给他们留下好的体验?摆在政府、景点管理者面前的,是一道亟待回答的考题。

“来了来了!”一列轻轨开过,观景平台上的游客发出一阵欢呼。随即,一排排手机或相机迅速被举起,游客拍下姿态各异的靓照。“这里拍照角度好,还能看到美丽的江景,很值!”在李子坝观景平台,来自安徽的“90后”游客舒豆一连拍了好几张轻轨穿楼照片。

这个去年8月亮相的观景平台,正是由“网红”景点催生而来。“以前马路边站满了拍照的游客,车辆鸣笛声不断,还有一些游客到马路中间‘闪拍’,很不安全。”渝中区文旅委相关人员多次到站点调研,决定做一个专门的平台给游客观景拍照。

2018年5月启动设计,3个月后占地1500平方米的观景平台投入使用,有旅游大巴落客区、拍摄广场平台区、玻璃栈桥观景区和步行通道,其中拍摄停留区域达840平方米。大气实用之外,还依据“黄金三角”摄影构图原则标注了最佳的拍摄地点——拍摄位置与轨道入口形成33度夹角。

“我们还完善了周边配套设施,对站楼前的岩之魂雕塑进行清洗上色,在周边山体裸露处种植三角梅等植物,让游客能同时看到山、花、江三景交融,感受红岩精神传承。”李霞说。

在节假日,渝中区在智慧旅游后台管理系统开启“人流分布及热力图”。以洪崖洞为例,在这张图上,核心地区、外围地区、周边地区分别以不同字母标注,通过24小时不间断高清监控摄像头,各个地区的人流分布会显示成不同颜色。人流密度大的区域会呈现出红色,工作人员将根据实际情况启动应急预案。

“有些环境细节不注意,再好的景色也会被毁。”2017年,李霞和同事来到洪崖洞,地面随处可见游客丢弃的快餐盒和矿泉水瓶,有时还会闻到下水道散发出来的臭味。随后,渝中区开展环境卫生整治。如今,洪崖洞保洁人员增加三成;定期清理下水道垃圾;景区瀑布的循环水定期更换……

长长的队伍,时常让孔德兰感到头疼。2018年中秋节期间,长江索道智能分流系统上线,游客实名购票及取号后,按号段分时段乘坐索道。“通过智能分流,游客可根据时间自主安排行程,减少原地等候时间。”孔德兰说,索道公司还联合交巡警及旅游执法部门,严厉打击周边票贩子。

虽然还未做好准备就成了“网红”,周迓昕对未来的规划却很清晰:显眼门店经营美食、手工文创,以满足“到此一游”游客的需求;一些安静的“惊喜”则被“藏匿”在高楼层门店,以满足特定人群的需求。

进退之思

让走红景点可持续,某种程度上是一场扩大城市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新战役

蜂拥而至的游客,并没有给所有旅游从业者带来期望之中的收益。

李子坝轻轨站楼下,随着游客增加,原来的汽车修理铺变成了便利店和火锅店。但便利店老板很快发现生意并不好做,“游客照完相就走了,没多少消费。”

对游客而言,景区商品较为单一是不愿消费的重要原因。“这里大部分商店都在卖火锅底料和麻花,比较单一,档次也不高。”在洪崖洞,江苏游客潘栋的购买意愿不强。

比商品单一更严重的是缺少文化内涵。潘栋看完磁器口景区之后,感觉“也就那么回事”,还好奇“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

高人气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财气。一组数据显示,来渝游客量虽高,但人均消费低于济南、杭州、南京等地,与邻近的成都也有不小差距。游客人均消费不高,成为重庆旅游业的一块短板。

“眼球经济虽然拉动了餐饮和住宿产业,但如果缺乏更深入的内涵、文化的魅力,久而久之可能会产生审美疲劳。” 罗兹柏建议,梳理“网红”景点背后故事、挖掘城市文化内涵,由个别点达到一个系列、类别,实现全域旅游引导,增强旅游者的体验度和美誉度,方为长久之计。

在政府部门看来,让走红景点可持续,某种程度上是一场扩大城市知名度和美誉度、提升城市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新战役。

仅有初级的服务,远远不够,目前各方逐渐形成共识。李霞说,渝中区正在制定文化旅游高质量发展规划,希望将“经典景点旅游”转型为“全域旅游”,在文商旅合作发展下整合资源,升级旅游产品供给、旅游管理的理念。

2018年9月开始,30辆红色观光巴士穿梭在山城大街小巷,将百余历史文化景点、红色文化景点和“网红”景点循环串联,无缝衔接。

一些细微的变化也正在发生。李子坝轨道站楼的红岩魂石刻壁画,已经重新粉刷。“轻轨穿过时,刚好可以把正下方的壁画装进相框,更有重庆特色了!”一名来自上海的游客点赞说。轨道站还把重庆的宣传画搬进了站楼,并制作了轨道穿楼图案的纪念邮戳。

长江索道红火之后,因修建千厮门大桥而拆除的嘉陵江索道重回公众视野。管理方的回应令人欣喜:索道作为重庆历史文化和地域文化的特别产物,正在选址重建。

超人气景点的当事人,也在细细琢磨爆红之后的进与退。

“一夜爆红,催生了洪崖洞的小商铺,火锅底料、麻花、酸辣粉扎堆出现,这些商品附加值低,能代表重庆,但重庆不能仅仅由它们代表。”何永智希望打造专属洪崖洞的文创产品。

“被大众推崇,加快了二厂的成长周期,催熟了文创园。”爱较劲的周迓昕也一直在思索,如何用文化吸引力去反映重庆的新文化,去感染大众提升审美情趣。2018年11月,文创园首次推出花艺展览,受到游客好评。“将来,我们会平衡纯艺术和大众艺术两种类别展览的布展频率,让艺术更好地服务大众。”

重庆多景点走红,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更多游客。随之而来的问题,也需要一个合适的机制来解决。化“网红”的机遇为发展的动力,呵护品牌、提升品质、塑造形象,需要政府、景点、游客、市民、网民各方共同努力。

王斌来 李 坚 刘新吾

央行特急告诉!撤销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账户

  央行再次传来大音讯,微信领取、领取宝等第三方领取机构,躺着就能赚利息的日子仅剩下一个多月了。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领取结算司下发《关于领取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任务的告诉》特急文件,规则领取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据引见,为贯彻落实党地方、国务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任务部署,确保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任务颠簸、有序展开。领取结算司向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金融效劳一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省会(首府)城市中心支行等发布告诉,将制定销户目的和销户方案。

  同时,领取机构应制定实在可行的销户方案,与备付金银行做好沟通,明白销户工夫。

  央行:撤销客户备付金账户

  《备付金告诉》提出,领取机构可以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完成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规则可以保存的账户除外。

  也就是说,央行要来接收这局部“巨款”。而此次央行领取结算司发布的告诉要求领取机构撤销备付金账户也被以为是这一进程的放慢。

  依照《备付金告诉》,若备付金银行、清算机构发现客户备付金异常的,该当及时催促领取机构纠正,并及时报告领取机构所在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

  此外,《备付金告诉》要求,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应实在实行属地监管职责,依法对领取机构和备付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管、核对有关任务施行非现场和现场反省,确保销户进程中领取业务延续性和客户备付金平安。

  对未按方案撤销的账户,要求领取机构逐一阐明不能撤销的详细缘由和处理方法。关于无故拖延销户工夫的,应加大对相关领取机构以及相关备付金银行的反省、督导力度。

  领取巨头“躺着挣钱”日子将完毕

  来科普一下什么是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

  举个复杂的例子,比方说网上购物,消费者要事后领取货款,这笔钱将放在领取宝等第三方领取机构账户上,等到收货确认后领取宝把款项汇给商家。这笔预付款项就是所谓的“备付金”。而有数笔备付金聚集在一同构成宏大的资金沉淀,其发生的利息支出让领取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这个实质上是客户充值后未停止买卖的资金,也就是沉淀在领取机构账户内的资金。

  客户在运用第三方领取平台消费转账进程中,由于存在结算周期的工夫差,会在备付金账户内沉淀出一定规模的资金。这局部资金的利息支出归第三方领取机构一切,但只能停止银行存款、基金购置,不能停止放贷等投资。

  依据人民银行的要求,领取机构把客户备付金存管在商业银行的专户内。但由于客户备付金是以领取机构的名义寄存在银行的,对银行来说是一笔十分可观的存款。为了争取备付金的寄存,银行向领取机构领取利息。

  而第三方领取备付金的利息收益是领取机构舍不得保持的蛋糕。

  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和银行结算的利息收益是依照日均资金沉淀量,依照协议存款的方式计算的。协议存款的价钱区间根本是在年化3%左右,高的可以到达4%以上。

  经过客户备付金赚利息,对领取机构来说,相当于无风险套利,只需吸纳客户备付金,就可以躺着赚利差,这个利差空间甚至比许多银行产品的利差空间还高。

  领取人士称,对不少领取机构而言,应用备付金吃利息是重要盈利来源,普通领取机构在银行开立两类账户,一个是备付金公用存款账户,一个是备付金收付账户,虽然监管规则备付金不计息,但实践操作中,由于用户每笔买卖的工夫差等,尤其是预付卡业务,存款账户和收付账户之间会构成差额,这局部余额或将成为生息资产。余额越高,第三方领取机构的议价才能越强,普通状况下,年化收益率会比活期存款略高。

  而据媒体报道,目前目前领取宝和财付通两家领取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算计约万亿元左右,占全部领取机构备付金总量的90%以上。

  对许多领取机构来说,备付金利息支出相当于当年税后净利润,一旦备付金利息没了,公司盈亏很有能够发作逆转。

  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交存规模已接近1万亿

  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交存人民银行的存款余额再创新高。

  人民银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往年10月末,非金融机构存款余额为9956.91亿元,较9月末新增1200亿元。

  非金融组织存款即为领取组织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

  依照目前执行的备付金上缴75%比例测算,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总规模在10月末大约在1.3万亿。

  客户备付集中存管比例:从零到全部

  从没有备付金集中存管,到2019年1月全部执行,央行用不到两年工夫完毕了领取机构靠沉淀客户备付金躺着挣利息的盈利形式。

  去年1月,央行发布《关于施行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告诉》,规则从4月17日起,领取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依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公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由央行监管,领取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初次备付金交存的均匀比例为20%左右。

  6月29日早晨,央行发布特急告诉,宣布将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渐进步至100%。

  据悉,这是国务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任务部署之一,也是央行第一次对领取机构100%集中交存备付金提出明白的工夫表。

  公告内容次要有:

  1、2018 年7月9日起,按月逐渐进步领取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完成100%集中交存。

  2、交存工夫为每月第二个星期一(遇节假日顺延) ,交存基数为上一个月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 跨境人民币备付金账户、 基金销售结算公用账户、 外汇备付金账户余额暂不计入交存基数。

  3、领取机构应依据与中国银联股份无限公司或网联清算无限公司的业务对接状况,于2019年1月14日前在法人所在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开立 “ 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于开户之日起2个任务日内将原委托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的 “ 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 。

  4、领取机构 “ 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 的资金划转该当经过中国银联股份无限公司或网联清算无限公司操持。

  工夫表布置如下:

  在此之前,经过一轮迸发式开展的中国第三方领取机构们往往选择只能在多家银行开设备付金账户,虽然不断备受争议,但由于没有明文规则,备付金存在银行而带来的利息支出“默许”归领取机构一切。

  同时,银行们又“盼望”存款,在央行叫停断直连之前,大型领取机构靠手里几百亿的领取沉淀资金自然可以到各家银行、甚至是同一家银行的不同分支机构, 在网络领取效劳费上还价讨价。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增持集团

快讯:获纳思达入股旗下公司 联想涨近6%创近4年新高

NBA北京旗舰店在王府井隆重开业 传奇射手雷·阿伦现身开业庆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