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外汇配资京东辟谣离世员工被裁:没有参与京东贷款购房计划

 

K图 jd_31

4月12 和讯鑫东财配资 日,京东集团官方微博“京东发言人”发出公告,称近日某自媒体账户发布有关离世员工参与京东贷款购房计划后被裁员的消息不实。京东集团表示,经内部了解,该员工没有参与所谓的京东贷款购房计划,更没有被裁员,有关自媒体针对逝者的造谣,公司将马上采取法律行动维护公司和员工的尊严。

日前在社交平台脉脉上有匿名消息称,一位京东全球购部门的员工因压力太大自杀,其后有自媒体在微博称这名员工参与京东贷款购房计划后被裁,更被京东要求一次性还清贷款,最终导致其自杀。今天早前京东回应称,具体案情请向公安部门了解核实。

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Uber一次性发3亿美元“慰问金” 但司机们会买账吗

4月12日,网约车公司Uber此前秘密递交的招股书正式公开。除了备受市场关注的募资金额和财务业绩等项目外,Uber向平台司机派发的奖励金也成为了一大突出亮点。

Uber招股文件显示,该公司计划拿出总计约3亿美元的现金来支付给曾对平台作出贡献的司机。大约有110万名Uber司机能够享受这一现金奖励。

按照Uber的条件,获得奖励资格的司机需满足在本年度截至4月7日前完成过一次驾驶订单。总完成订单次数超过2500、5000、10000以及20000的司机分别可以获得100、500、1000以及10000美元的奖励金。

Uber表示,有资格领奖的司机将于今年四月底之前一次性收到全部奖金款项。另根据该公司的定向发行计划,符合条件的司机将有资格持手中现金以IPO价格购买Uber普通股股票。公司也在招股文件中说明,将保留1.3亿普通股暂不发行。

但这样一个听起来非常振奋人心的计划,对于Uber旗下的司机来说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与司机之间的利益纠纷是网约车公司共同面临的一大问题。多年前,Uber也曾因无法确认司机的“身份”而与旗下司机之间爆发过矛盾。

Uber曾声称,司机在公司中作为“独立承包商”而存在,并不包含在“雇员”行列中,这导致Uber司机没有办法享受正常的公司员工福利和报销制度,也无法取得最低工资保障。这一方面为Uber节省了资金,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司机的强烈不满。

经过几轮拉锯战,2016年,Uber想出了一个既能节约成本,又能让司机们满意的解决方案——向司机提供股票奖励。但由于美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作为“独立承包商”身份的司机并不能直接获得奖励股份。

除此之外,Uber司机们也对工资水平颇有微词。直至2018年,过半司机的工资水平仍然处在当地的最低薪资水平上。Ridester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2018年美国Uber司机未扣除汽油、成本的时薪中位数仅为14.73美元,年薪在2万美元上下,对于有家庭的人来说远远不够。这与Uber给司机们描绘的美好前景大相径庭。

今年,就在Lyft上市的第二天,洛杉矶的Lyft和Uber司机便爆发了罢工,以抗议Uber近期新提出的降薪政策。

在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形势之中,网约车公司的司机资源相当宝贵,因此,在“加薪维持司机人数”和“降价保证市场竞争的有利地位”这两个方向相左的目标之间,Uber等公司面临两难抉择。

而本次向司机发放奖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抚慰”的作用,Uber希望通过现金奖励和股份吸引或维持更多的司机,从而保持更高的用户吸引力。但直到目前,Ube 期货配资 r仍然不准备把旗下司机作为雇员来对待,仍然不准备给予司机更高的最低时薪保障,那些订单数量不足标准的司机也得不到一分钱的额外奖励。

据援引司机罢工活动的组织者Nicole Moore称,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收入水平“并不是用一次奖金支付就可以掩盖的事实”。

但能够从30亿美元的亏损中挤出3亿美元用于犒劳司机们,这也彰显出Uber对留住他们的强烈渴望。Lyft在今年早些时候IPO时也曾向旗下司机发放奖励,但标准更加严格,相对应的奖金总额也远不如Uber“出手阔绰”。

华尔街见闻今日早些时候曾撰文分析Uber的招股信息及财务数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去年录得营收112.7亿美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42%,但全年的运营亏损仍在30亿美元,最近三年合计亏损额达100亿美元。

包括Uber自己也在招股文件中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该公司营业费用将大幅增加,可能无法实现盈利。Uber司机们所期望的优厚待遇似乎还很遥远。

东北期货配资176家房企有息负债6.8万亿元 半数净负债率下降

 ■本报记者王丽新

  晚上10点,一场相同晚宴刚刚竣事,王建立刻赶去了机场。明天早上,在另一个都会,他另有一场融资路演,今晚怕又是一个无眠之夜了,只管这个夜晚,是星期日。王成是一家上市房企融资卖力人,在已往的一年中,“出差、喝酒、找钱”险些是他事情生涯的主基调。

  “从去年最先,羁系就最先趋紧,团体给的融资指标不低,市场上融资成本却越来越高,事情欠好做”,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王成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能够使用的融资工具险些都使用了,基金、银行和金融机构多是“晴天送伞”。许多企业的融资成本都凌驾15%了,但更多的是纵然愿意负担15%的资金成本,持资方仍然不愿意出钱。

  在已往的2018年,王成大部门时间是没有上下班之分的,最忙时甚至一周天天都在飞。这并不是个案,上市房企尚且云云,民营未上市房企的2018年,融资卖力人找钱更为艰难。

  “在去杠杆大情况下,许多企业老板不得不将小我私家股权质押出去筹钱”,一位民营企业融资卖力人向记者透露,但去年的钱太贵了,有些老板用不起,就卖了一些项目换现金,这是割肉换生活。

  有息欠债升至6.8万亿元

  正如上述企业融资卖力人所述,融资曾是2018年房企的头等大事。现在,从上市房企披露的2018年年报数据中也可窥见其其时的艰难。

  据《证券日报》记者凭据iFinD统计数据获悉,停止2018年底,A股118家上市房企资产欠债率凌驾80%红线的有39家,占比高达33%;以更为准确反映企业欠债情形的剔除 太原股票配资 预收款子后的资产欠债率指数来看,有13家房企凌驾70%,占比达11%。此外,上述118家上市房企总资产合计约10万亿元,欠债合计约为8万亿元,平均资产欠债率为80%。

  不外,从整个房地产行业来看,2018年房企销售回款有所增添,加上融资情况普遍收紧,企业降杠杆取得一定效果,净欠债率有所下降,但融资成本上升。

  据克而瑞研究中央统计数据显示,20

16年至2018年,176家房企现金从2万亿元升至快要2.9万亿元,较期初增加18%;总有息欠债从4.5万亿元升至6.8万亿元,较初期增加16.6%;净欠债率走出了从74.2%到89.11%,再到85.15%的曲线。

  另一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76家房企现金持有量同比增加了18.4%至28715亿元,增幅与上年基本持平;有息欠债同比增加了16.6%至68456亿元,但增幅则相比于2016年的27%和2017年的30%下降显着。其中64家重点房企总有息欠债58109亿元,同比增加18.7%,重点房企债务增添幅度大于其他房企。2018年期末64家重点房企总有息欠债占比为84.9%,同比增添1.5个百分点。

相关热词搜索:[db:关键词]

惠州配资公司青岛市驻青国企党建研究会成立

香港股票配资智飞生物回应“九价HPV疫苗一针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