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业超50亿应收债权未计提坏账准备 再收问询函

 

    *ST华业超50亿应收债权未计提坏账准备 上交所再发问询函

  继对年报预告举行问询后,5月10日晚间,上交所针对*ST 华业2018年年报再发出问询函。

  停止2018年尾,*ST华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有2.29亿元,而对其是否充实计提减值准备,特殊是对其应收账款、商誉以及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下的预计欠债是否充实计提减值等情形,上交所均举行了询问。

  针对*ST华业发作的虚伪债权事务,上市公司董监高以及实控人的履职问题,以及审计机构在多年恒久审计中的尽职问题越发值得追问,而这也是上交所此次发出问询函中的重点。

  是否已资不抵债?

  陷入百亿应收债权真实性危急的*ST华业迎来“生死时刻”。公司不仅在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划分亏损64.38亿元和9621.58万元,其2018年年尾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也仅为2.29亿元,较2018年年头缩水96.64%。

  然而,上交所照旧注重到了*ST华业在2018年资产减值的充实性。

  在应收账款方面,面临高达百亿的应收账款,现在却面临“底层资产债务人否认存在相关债务往来,生意业务对方李仕林已经失联,能否收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情形,而*ST华业对尚未到期的51.11亿元应收债权未计提任何坏账准备。

  “这种情形,对审计机构来说,一定是要计提坏账准备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某审计职员向《逐日经济新闻》记者如实表现。

  “而且根据2018年新修订的会计准则,以前对于坏账准备主要是根据账龄剖析的被动式计提法,现在则是以越发自动的预期减值损失来计提,而且对于风险比力高的资产,可以给比力高的预期减值损失率。”该审计职员进一步向《逐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现。

  商誉方面,在此前披露的业绩预告中,*ST华业对收购捷尔医疗形成的12.22亿元商誉全额提取了商誉减值,可是,到了2018年年报中,*ST华业对这一部门商誉的减值只计提了10.29亿元。

  此外,对于*ST华业向李仕林举行的17.1亿元违规担保,仅对其中4.9亿元计提了预计欠债。

  种种资产减值计提的“过分审慎”,让上交所直指*ST华业是否存在以此规避因净资产为负值而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

  事实上,《逐日经济新闻》记者相识到,不管这份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现意见的财政报表,其数据的真实性有多高,但资源市场早已对*ST华业“用脚投票”。履历了一连6个跌停之后,停止5月10日收盘,*ST华业跌停板上仍有77.57万 打新股鑫东财配资 手卖单,而在股吧等平台上,中小投资者早已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焦虑却无可怎样。

Uber或将4月26日IPO路演:如何打消投资者对其烧钱顾虑

网约车公司Uber将会贡献近年来美股最大的一起IPO。彭博报道称,Uber将在4月26日举行IPO路演。
  Uber已经在周四发布了招股书。不过,该公司仍然没有透露计划融资规模。多家媒体报道称,Uber预计融资的规模为100亿美元,估值在900-1000亿美元之间。
  最近几起大型美股IPO包括2008年,Visa上市筹集近180亿美元;2012年,Facebook上市筹集160亿美元;还有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募资250亿美元。
  已经有10年历史的Uber,不再是一家初创企业。Uber的模式已经在全球各地普及开来,但是IPO,只是Uber漫长征途上的又一个起点:这家公司不再满足于租车中介的角色,而是希望成为更有影响力的物流平台。或许Uber会是另一个连亏多年但屹立不倒的亚马逊,也未可知。
  没有盈利,未来可能也不会有,但是……
  招股书内容显示,截至2018年底,Uber已经实现了15亿次行程,月活用户增至9100万,司机数目高达390万。但是2016年以来的三年里,Uber运营亏损超过100亿美元。
  Uber在招股书中坦承,“在增长速度放缓的同时,2009年就成立的Uber从来没有盈利过,同时又受到公司丑闻和同行业竞争激烈的负面影响。因此,这份招股书凸显了Uber距离实现盈利有多漫长。预计在可见的未来运营支出会显着增加,可能不会实现盈利。”
  没有实现盈利不一定意味着股票没有价值,亚马逊就是一个例子。1997年上市的亚马逊,亏损了20年才实现盈利,而Uber也大有对标亚马逊的意味,希望自己能够从烧钱的租车中介角色,逐渐转变为具有更多影响力的全球运输平台。
  这或许是Uber和北美主要竞争对手Lyft的重要区别。Lyft仍然主要聚焦网约车行业,但Uber野心勃勃地进军了多项业务,包括外卖、共享电动单车和自动驾驶。在Uber招股书中,“平台”一词出现了700多次。Uber的国际化程度,也要比Lyft高得多。
  “对他们来说,定位自己为平台,并和亚马逊联系起来,是明智的选择。”彭博援引Renaissance Capital负责人Kathleen Smith观点称。“如果你没法谈盈利,你最好有一个谈平台的计划,因为这是能让投资者容忍亏损的唯一方法。”
  Uber或许是在希望将自己定位为一种“必备品”式的服务,来吸引投资者注资——必不可少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赚钱。
  估值下调
  尽管Uber希望和Lyft区分开来,但从目前看来,两家公司本质上都还是在网约车行业厮杀。Lyft上市后的不佳表现,也影响了Uber的IPO进展。
  Lyft在上市后次日即大跌12%,反弹后上周再度大跌近20%。媒体上周报道称,有鉴于此,Uber也下调公司估值至900-1000亿美元。此前IPO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曾表示,Uber的IPO估值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
  这也是Uber的为难之处。作为一家亏损的企业,想要给出各方都满意的估值绝非易事。但是,1000亿美元的估值相对来说也不是一个太差的数字,毕竟2018年上一轮融资中,Uber的估值是760美元,IPO的估值上限仍然还是有32%的升值。

际银配资风盛股份2018年度 营收增长5.17% ,净利润2654万,每股收益0.79

(838071)于今日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公司营业总收入265,463,759.42元,比去年同期(252,413,913.61)增长5.1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534,478.47元,比去年同期20,892,847.80元增长27%,基本每股收益(元/每股)为0.79元,比去年同期(0.63)元增长25.4%。

据“新三板+”App AiLab显示浙江风盛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法人张韶衡,公司前身为浙江风行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9日。2012年8月22日,公司名称变更为浙江风盛传媒有限公司。2016年3月16日,公司整体变更设立为浙江风盛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其主营业务为借助户外广告大牌、户外LED屏、地铁灯箱等各类户外媒体资源,协助客户发布品牌宣传及产品推广的广告,为政府及公益机构发布公共信息。

公司位于杭州市上城区望江国际中心1号601室,联系电话0571-85397532。

管理层名单

财务负责人:韩冰

副总经理:胡晔华

董事会秘书:高远

副总经理:王成

总经理:王峰

董事:王峰

董事:杨继萍

董事长,董事:张韶衡

董事:傅强

副董事长,董事:王丽芳

董事:刘崟

职工代表监事:姚艳华

监事会主席,股东监事:郭勤勇

股东监事:应莹

十大股东名单

杭州萧山日报传媒有限公司:733.52万股

浙江国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730.30万股

杭州日报传媒有限公司:711.94万股

浙江都市快报控股有限公司:711.94万股

德清己任创汇投 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14.00万股

相关热词搜索:现货配资配资爆仓

中国移动回应美国FCC拒绝发牌照:不符合经济全球化趋势

排查雨季隐患确保宁静度汛